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
注册帐号 在线排版 加入收藏 网站导航 TAG标签
原创文学网(htwxw.com)
辉坛文学网-有奖征文,原创文学网征文
心情说说
  • 思源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元苑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恩宇 说:呵呵!!!
  • 寒千古 说:【西江月】 入月仲秋兴庆,玉盘静注吾窗。借芒明月夜!!!
  • 清香荷韵 说:大家好,我是清香荷韵!!!!
  • 胸无识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胸无识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素手挽青丝 说:你的衣角是我留不住的忧伤!!!
  • 丹心汗青 说:我说,我想回来,还回的来吗?!!!
  • 袋鼠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 第一章 过鬼子的封锁线

时间:2015-10-11 19:42来源:辉坛-原创文学网 作者:边江 点击: 次 -[收藏本文]



 一九四二年六月,冀南敌占区。
 
  现在是六月初的一天下午,天气非常热。山路上,两边发黄的土堆和接近如皱褶般的山壁的忽高忽低的土坎上,长满了一片片碧绿色的野草和小树。看过去,在干燥和充满热气的阳光里,更加诱人和绿茵茵的。中国河北南方的山野:青山相邻,褐绿色的动人的山壁,连绵的山峦,更加雄浑而秀丽!
 
  这时,在路上走来了两个八路军。个子有一米七,身材壮如山,头戴蓝灰色军帽正中有两颗黑色钮扣,固定军帽两边斜斜的长的帽带;在向前伸出的宽宽的帽檐下,一双纯朴机智明亮的眼睛,鼻梁挺直,略润亮鼻翼时不时微微翕动一下,在鼻子下,一串黑黝而诱人胡子,一张嘴似乎闭的紧紧的,他那黑里透红的锐气俊逸亲近的脸庞,不时地出汗,在他灰蓝衣领里略显半旧白衬衣一细溜的边。他身着蓝灰色军服,厚实的胸部,一根宽皮带紧系在军服里有些微鼓的肚皮上,以及在他雄浑的腰间紧系着的宽皮带上露出些蓝灰色军衣皱褶的边,他的白衬衣和蓝灰色军服衣袖略高地卷在他粗壮的双手手肘上,脚穿一双细白边黑面的布鞋,一根根细条的绑带至他肌肉发达的两腿膝盖上。
 
他就是八路军冀南军区第113师第3团4营4连3排排长叶成德,26岁。他是贵州原遵义县牛蹄场的农村人,1936年因放跑了红军,被逼逃离家乡,在四川自贡做苦工,第二年因为太劳苦,就和一些工友,其中就有,比如:陈长根,陶奇等,到陕北,本想当红军,就只好参加了八路军。我们稍后再叙。
 
走在他身边的是:19岁战士小柳。接到年轻32岁的八路军团长成汉生的命令,在午饭十三半后,叶排长和战士们在清树弯仅有十多户村民的李村,在遗弃的一个地主大院坝上,在夏日炎热的阳光下,进行军事训练。训练不到一个小时,走进来一个人带来了成团长的口信,让26岁的叶排长去团部接受新的任务。于是,他把训练任务,向张松副排长交待一下,就带着小柳,马上往位于杨庄的,来去要近8个多小时路程的八路军团部走去。那么,回来时,应该是晚上20多点了。
 
据历史记载:从一九四一年到一九四三年间,正是日本侵略者对中国八路军晋察冀根据地据说是搞“铁臂合围、肃正、滚雷式凶残大扫荡的时期。在全世界的军队中,日本侵略者极度的凶毒,企图立即灭掉中国和中国的八路军、新四军等抵抗力量。在广大的冀中平原上,扩展了有长达一万多公里的交通线路。这些大小公路把众多的村子连接起来,仅离那里的村民至多就有七八地远,有些更近,就有鬼子大小据点和炮楼、壕沟铁丝网,达一千六百多个。这种情形,就像一个人拿着刀,在你的近处呆着不走一样。还有每隔一个小时不到,就有鬼子的摩托车,来回巡逻。这就是说:日本侵略者妄图长期监控、奴役、围杀处于艰苦抗战中的八路军和帮助八路军的敌战区的乡民。
 
 (这部小说和另一部长篇小说《八路军连长王飞》,还有小说《八路军营长肖刚》将全景描写中国人民的军队八路军坚毅打击日本鬼子的大量故事。比如:平型关,百团大战,五一大扫荡,宋庄,神谕关,韩村等战斗。)
 
 一路上,叶排长的心,根本就不能放松。因为,目前他和小柳走得的这条路,正是鬼子的巡楼车需要经过的道路。他不知道:此前一次鬼子的车是什么时候经过的,下一辆车又何时来到。
 不,不能在这条大路上走,得走小道。八路军豪爽英勇正直亲近的叶成德排长想到:可是,走小道,必须绕过几座山,这样的话,还要过三道封锁线,而前面两道是在一到较高的土丘上,下面都是很深的草,容易通过,可第三道是:一处炮楼,而且,土坎上的草,都被扒光了,有几条交通沟。想到这里,叶排长右手习惯性抬起放在他被前面太阳照在发亮的性感鼻翼下的黑黑的胡子上,他轻轻摸摸着,又想到:对,走小路,老是这样走,万一自己被前面的包谷叶遮住,没有看见,那自己和小柳就会碰到鬼子,这样就危险了!然后,他把右手从鼻翼下的胡子上放下,立刻把脸转向,心情愉快的老想找自己聊天的小柳。看到他愉快,心情舒畅的脸庞,叶成德认为:毕竟小柳18岁不到,一副大孩子的幼稚没有焦愁的样子。他没有马上说,想到:就让他高兴一会,自己要多费点心,也要多关心他,还要注意鬼子的巡逻车。想到这里。叶排长就还是习惯性抬起头,他看了看小柳高兴的脸一下,就把脸,向前面路上看去,也还是往前走,在想该走那条小路,就听到了有些小声急促的车的声音。
 
机警的叶排长立刻意识到:鬼子的摩托来了!顿时,停下往前迈动的步伐,立刻说:
 
“鬼子的巡逻队!”一直想和自己排长聊天的小柳,看到排长几乎很少说话,他就自己在心里对自己说,看他的神情:在边玩边耍。还时不时,把系在腰间皮带下的军衣包里的火柴,拿出来在手里擦燃,看着,觉得好玩;还弯腰拾起地上石块,往前面投去,他获得的感觉是:他在扔手榴弹似的。这时,他还想把前面的草,扯些在手里看看,然后,在自己的手里把自己的手指缠起,他觉得好玩极了。听到了排长的声音,他一下脸都抖了一下。马上问:“排长,真有鬼子的巡逻队?”
 
“快,躲起来!”叶排长紧急说,他同时在听,他无疑想判断鬼子的巡逻车的声音的长短,并一方面往前面的小路一看,在一丛包谷杆边土灰的路上,还没有看见鬼子骑在摩托车上的跨着枪的身影。并立刻看了下路边,在一横片的小草,而只有大路对边下去的一些树。他意识到:那些树可以躲一下。
“什么?”小柳还处于欢快意犹未尽里而有些莫名其妙中,没有意识到:此时的危险!还手脚无措站在自己排长的身边。
 
“快走!”叶排长伸出右手,拽住小柳的左胳膊,往大路对面迅速跑去。他原先一直以为前面有包谷杆,没注意到这边根本藏不住人,就只好到对边路下面躲一下。对边路坎下有树子和草,还隔马路远点,这样可能更好。他俩跑下了马路斜坎,到一些相挨一起的树下,利用树,和有些斜坎上的茂盛的草作掩护,然后,趴下在树草间。这时,鬼子的巡逻队摩托车惊耳的声音,传到了叶排长耳朵里。叶排长立刻把右手伸向扑在草里的插在他宽皮带里的肚皮上驳壳枪。左手马上放在皮带上,把皮带拔松,抽出驳壳枪。
 
小柳看见自己的排长把驳壳枪抽了出来,不解问:
 
“排长,你怎么把驳壳枪都拿出来了?”
 
“要小心鬼子。”
 
小柳更迷茫了,问:“鬼子并没有发现我们?”
 
“这不是发现的问题,而是要防备。”叶排长非常有对敌经验,显然是在鬼子出现和是否他们被发现中,在非常不确定时,必须要防备。
 
“看,鬼子的车开过来了。”小刘睁大眼睛惊愕大声说。
 
叶排长赶紧用左手手臂把小柳的头按在草里,不想让他看见鬼子,必经他还小,也同时,中断他的惊慌。叶排长自己也略低下头,他看见:鬼子的巡逻车从他上面的多颗小树间往长着茂盛野草土坎边上的大路,急急而过,就像一股风一样。他看到:坐在摩托上,腰间紧系宽皮带,肩挎上了刺刀的步枪的鬼子,一副气焰凛凛,不可一世的神态。
 
 
当鬼子的巡逻车一过。叶排长没有马上起来,他认为:再等一会,也许更好些。小柳却马上起身,叶排长马上一使力,把他的背按在地上。
小柳说:“排长,鬼子已经过去了,已经安全了!”叶排长立刻往上面斜坎上的路边看,没有看见鬼子,才踏实地爬起来。他几乎有个习惯,过去的事,一般就不想了,毕竟是安全重要。然后,他把驳壳枪插进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立刻说:“快走,过前面的封锁线。”
 
“排长,别急呀,时间还早。”小柳由于刚才的紧张无事,一下就变得没有了,还有他觉得和自己厚道坚定英勇的叶排长在一起,是踏实的,又畅快起来。
 
“我们必须早点过封锁线,到团长那里,接受新的任务。这一来一回,恐怕到排里,已经是晚上了,咱们还是快点。”叶排长说。
“那好吧。”
 
“小柳,你是一名八路军战士,要在战斗中尽快成长,明白吗?”叶排长觉得还是要指出来,帮助一下小战士小柳。
 
“嗯。”小柳回答得很小声。
 
“什么?”叶排长听得含糊,重新问。
“我。”小柳含糊说。
“你还是少玩点,多注意前面鬼子的情况,现在并不安全。”叶排长善意提醒他。
“我知道。”
“等会要过鬼子的封锁线了,一定要听我的话,小心点,听到没有。”叶排长必须要再次说,他知道,过鬼子的封锁线,就是生死在一瞬间注定。但是,他不愿意,也不想让这样的事降临。一直都在警觉自己。
“嗯。”
 
“好,走吧。”
 
“是,排长!”
 
他们后来十分小心地过了两道封锁线,又走了一段路,前面就第三道封锁线。
在前面的土丘上,高耸着一座炮楼。在它前面西侧过去,有一座用砖切的小房子,看上去,有些不错。在缓缓而下的斜坎下,据说是:交通沟、壕沟。它(炮楼)斜坡上的草已经被铲除,只看见:在燥热的空气里,晒得发烫的从这一边(东边)蜿蜒至那一边(西边)呈土黄色的交通沟。那垒在壕沟上的呈波形发热的干土,仿佛一道道不可逾越的障碍,令人望而生畏!而在沟上边,由低而上是斜斜的土坡边。设置了从那面到这面的铁丝网。小柳看到这令人兼备深严的炮楼就心里发悚。他俩在接近炮楼一边(东侧),趴倒,在打到他俩带着军帽头上边的,一片茂盛绿油油的野草旁的土石上,心都在悬着。因为,这一过去是接近炮楼壕沟的一处野草丛。
 
 
叶排长明白,过这个炮楼据点,充满着危险,只要你靠近它,这个感觉就令你发抖,身子发硬。可是,他还是要过这一片炮楼,到八路军团长成汉生那里,接受新的任务,决不能耽误,因为,现在的中国八路军晋察冀根据地正处于日本鬼子凌厉的围杀中,那么,情势随时都有变化。他相信,成汉生团长,还在李家村指挥部等待。
“小柳,别要慌,“叶排长看到他紧张,立刻安慰他。
“嗯。”小刘抬起脸看了看排长冷静,英气勃勃的脸庞,感到他对此心理有数。说。
 
叶排长抬起脸又转过来,朝他前面斜侧矮土坡上看了一下。这时,上面没有人。叶排长立刻思索到:也许这个时候鬼子在炮楼里呆着睡觉,在里面聊天、或者什么。对,趁这时他们在里面,立刻过交通沟。嗯,如果遇到情况,怎么办?我又该怎么做?”想到这里,叶排长有些犹豫,他又往上看了下,又想到:不,这可能是机会,如果错过,就要等一阵,到时想走就不好说了。哎,看来,小柳害怕,而到时真的遇到危险,自己就掩护小刘,让他去团部,接受任务。想到这里,叶排长就转过脸,对小柳说;
“走。”
 
“是,排长!”
 
叶排长从打到他脸庞的茂盛的绿草丛中、起身、弯腰,立刻迅速朝斜侧的一处土坎跑去,小柳也跟上;看来也不要落后,他弯着腰,看着自己排长紧系宽皮带的腰身,还有他在跑动时,挂在他紧系宽皮带腰间后些盒子枪皮套就拍打着他圆鼓鼓的屁股上,也发出声响。他感到:自己的排长身子浑厚有力,使他有更踏实的感觉,好像是自己的哥哥在牵他手跑似的。然后到土坎边,沿着土坎往前就是挖成一条呈土黄色泥土铁锹印纵横的窄窄的交通沟。叶排长马上停住,他转过脸来特地看一下:小刘是否跟在他后面、或者掉下了。而看到小柳在自己身后,由于刚才那段紧急的跑动,小柳开始喘气,叶排长安心了。他静了下,他觉得:鬼子没有发现他们。有作战经验的他还是稍稍抬起头,再看一下似乎要多看一下,多想一下:坡上的炮楼里和炮楼的侧边门里,是不是有鬼子出来,他看了,没有,觉得是自己太谨慎了,就回过脸对小柳说:
“前面的交通沟正对着炮楼,我们尽量把背弯低些,不要高过沟面,尽量跑过去,不要让鬼子发现。”
 “是,排长。”
“好,走吧!”叶排长声音还是小,可你能感到他果断、绝不拖延一秒的秉性,好像他说走就做的而不是那种没有章法的特性。
他们在太阳照在凸显铁锹印横竖不一交通沟壁旁,几乎,头低得挨近了地面,向前面非常快地小跑而去……
 

微信搜索:辉坛文学,每晚八点,有声原创,不见不散!扫描关注吧!

 





分享到:
请点击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让更多人阅读!


此文甚好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Tag) :

  






分隔线


发布者资料
边江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辉坛六级 辉坛积分:5860 分 辉坛金币:6323 枚 注册时间:2015-10-11 19:10 最后登录:2017-11-11 12:11